有狗厉害

博爱党/龙剑不可逆

黑兰 无题

  (一)
  又黑又暗的山洞中,依凭火把才能看清脚下的路。花小兰小心翼翼踏过悬崖峭壁上狭小的台阶,摸着石壁一路缓缓向下。
  唐小龙、陈小虎愤而离开的交谈声与脚步声不知何时从花小兰耳中消失。石阶一路蔓延向越深的地方伸展,走了不知多少时间,她才从石阶上一跃而起,安全踩到了实地。四周一片寂静,甚至连水珠滴落的声音都能清晰传入耳中。
  暗风迎面拂来,带着丝丝冷意与些许的霉湿味,更带起小兰一身的鸡皮疙瘩。攒眉打量周遭的环境,她突然开始后悔没硬拉着小龙小虎一起来,但这念头一出,她又连忙摇头否决。她相信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,时间之轮也一定真实存在。要是等她找到了,绝对要好好嘲笑那两个家伙一番。
  她擎着火把,深呼一口气,一头扎进深不见底的洞穴中,隐没了身影。
  小心翼翼摸索而行,却走了没多久,视野便一下子宽阔了许多,就连洞窟内也明亮了些许。她没高兴多久,侧耳就捕捉到了隐隐的窸窣声响。
  她想,这次探宝的事情知道的只有他们三人,想来小龙小虎还是担心自己的安危,又不肯拉下面子让她知道,所以才一路悄悄跟来暗中保护自己吧。
  想到这儿,小兰不由露出几分笑意,到底是朋友,她出声喊了几声,见人还是不愿现身,她也没往心上放,继续向前。
  可下一秒,紊乱无序的脚步声丝毫不屑掩饰的从四面八方响起,石子不经意间从高处滚下,落在她的脚边。
  花小兰的呼吸一下子变重了。
  她皱眉喊道,“唐小龙!陈小虎!是你们吗?”
  喊声在空旷的洞窟内此起彼伏,一声比一声愈显缥缈。下一秒,她听到了从身后呼啸而至的风声,身体却比大脑先一步做出反应。她凌空跃起,躲过横劈而来的砍刀。挥刀之人身体笨重,花小兰借此机会,足尖在刀背上轻点,落了脚。
  如行云流水般的轻功,无不衬托着这位身材纤细,容貌无双的少女,如同一只停留在花丛中的蝴蝶,举手投足间不带丝毫颤动。
  但同那位偷袭者来讲,手上的砍刀却变得好似已有千斤之重,他暗自惊骇,并使出百般力气,也无法撼动停在刀背上的少女。
  忽闻身后响动,花小兰早有警觉的折身后仰,躲过偷袭射来的羽箭。这番动作,更加重握刀人的压力,他随之放手,花小兰脚下一空,以头朝下的姿势差点摔下去时,又一手撑在地上,轻盈的翻了几个跟头,稳住身立起。
  片刻功夫,花小兰已从腰间抽出长鞭,在地上炸出几声响雷,并做出防备的动作,眼神也随之锋利起来。
  这下见暴露,躲在暗处的黑衣人蜂蛹而上,一瞬间,空旷的洞窟到处充满人影,一声响动,全部朝花小兰攻来。
  寡不敌众,就算是绝顶高手也会吃群攻的亏。花小兰素日里虽自认不是什么高手,但一身武艺,足以让她面对敌人时,绝不轻易退缩。可现如今,并不是该逞强的时候。
  就在花小兰一边躲避黑衣人的攻击一边思索该如何逃跑时,一个失神就被身后人抓准机会,准确无误的锁住喉咙。男人强健有力的胳膊让她的挣扎如同蜉蝣撼树,但花小兰很快冷静下来,凭借着巧劲击中男人最脆弱的部位,才得以脱险。手上鞭子在战斗中被夺走,花小兰再想借高超的轻功躲避敌人,却因力气耗尽,最终只能无奈的被敌人擒住,五花大绑扔在地上。
  捆绑过程中,花小兰还在不停挣扎,一边咒骂这些黑衣人太卑鄙以多欺少,一边呼喊着小龙小虎的名字,只祈盼他们没走多远,还能听到自己的呼救声。黑衣人见状,直接找了块布将花小兰的嘴堵上,余呜呜声在洞内徘徊。
  一圈人围在花小兰身边,无疑增加了她内心的恐慌。就在以为自己会被侵犯时,忽听那些黑衣人恭恭敬敬地喊着“帮主”,从外至内,纷纷让道。
  手被捆在身后,这让花小兰无法撑起身来。她伏地听着脚步声缓缓而至,刚一抬眼,那张黑色的面孔如同放大了数十倍出现在她眼前,吓得花小兰一时紧张地缩小了瞳孔,甚至将身体往后缩了缩,仿佛这样就能减缓心中的恐惧。再一定眼,花小兰下一秒认出了他,只碍得口里的抹布,让她无法喊出来者的名字。但并不妨碍她在内心惊呼。
  ——黑狐王!
  ——为什么会是他?
  (二)
  咳。
  花小兰倒在地上。纤细的脖颈方才被一双巨手死死掐住,又在因快要窒息时而感到眼前一花,飞身倒地。
  如重获新生,花小兰剧烈的咳嗽着,勉强睁开眼。她强压下背部的痛意,无视了手肘上火辣辣的灼烧,抬头仰视黑狐王,仍是一副不肯屈服的神情。
  黑狐王低敛眉目,亦同样在看着花小兰,不过隔着一张面具,将他的喜怒哀乐尽数掩藏,只能从语气中判断他此刻的心情是好是坏。
  在私下里,他的声音虽沙哑,却没有千里传音,令人耳膜发痛的威力。
  但仍让花小兰觉得难受。
  自从她被虏来这个不知名的黑狐帮盘踞地,已有数月之久。那日她在洞窟中被黑狐王一掌击昏,醒来后就发现自己已深处异地。而在这漫长的等待中,她没有等来小龙小虎的救援,反而日日困在黑屋中,手脚套上冰凉沉重的枷锁,无法行动。
  一日三餐虽好好摆放在面前,可连吃了几日她才意识到不对,里头都放着料。她迷迷糊糊的倒在角落里,半眯半合的做着梦,甚至有时还会分不清现实与梦境。
  她总会做这样一个梦,梦里小龙小虎拳打脚踢揍飞黑狐帮,并带着少林弟子前来救她回去。她埋怨两人来的怎么这么晚,但生起的怒气又在小打小闹中渐渐消散,最后三人哈哈大笑躺在一起看月亮看星星。那是他们常做的事,但花小兰却无比怀念。
  少林寺是她的家,她想念那里的一草一物,甚至还想念因太久没见到的师兄弟的光头。一想到在白天里经日光照射而变得锃亮锃亮的大小光头,她无意识的在睡梦中露出点笑容。但梦是短暂的,也极容易被打断。门吱呀推开,走进来一个人,声音虽细碎,但花小兰还是一下子就被惊醒了。她将额头无力贴在墙上,半睁着眼,眼中闪过一丝落寞。她看着蒙面人换掉没吃多少的饭碗,然后换成下午的吃食,一声不吭,连视线都懒得抛来,转身离去,重新听到落锁声。
  知道饭里加了类似蒙汗药的东西,花小兰自此很少进食。但耐不住饥饿,所以只在饿的撑不住时才会吃上几口。
  她不知道自己被抓来后关在这里已经多少天了。一开始曾无聊的数过,但到最后意识变得恍惚,一时忘记曾记的数字,索性便不再去数了。
  逃跑也不是没想过,一来就逃跑过一次。
  那时手脚上还没这些沉重的家伙,所以她在蒙面人过来送饭时,藏身在房梁上,一跃而下扭断了他的脖子。她将人拖了进来,扒掉衣服,自己换上,着手准备逃跑。但行迹很快暴露,一般小兵奈何不了她,还是黑狐王亲自追上,又把她打昏了一次扔了进来。
  也许是黑狐王在临走前扔下了一句“再让她跑了你们直接去死吧”后,每个人惜命的很,才有了现如今的脚镣与蒙汗药。
  想要再次逃跑,机会就十分难找了,可并不是完全没有。黑狐王一直在邀请花小兰加入黑狐帮,她虽然一开始十分拒绝,但为了逃跑,最终也只能假意答应。为此,花小兰耐着性子潜伏了半个多月的时间,终于没有了枷锁小黑屋与加了料的食物,花小兰养精蓄锐,终于没隔几天,她又一次逃跑了。
  时间选择在夜晚,路线早已计划了许久,届时只有不停地跑,她才有机会摆脱黑狐帮的追找,如果运气好,或许连黑狐王也抓不到自己。不过她觉得希望渺茫。
  夜幕降临,但仍不是最恰当的时机。她闭目养神直等到夜半三更,黑狐帮领地寂静无声,她才在黑暗中缓缓启目。
  计划仍然失败。
  她逃跑的半途中便被黑狐帮围住,黑狐王自然也在现场,没有任何悬念,她再一次被捉住。而这回不再是丢小黑屋面壁思过那么简单了。
  他真的生气了。
  被黑狐王扔在地上的花小兰,内心如此想道。
  (三)
  逃跑再次失败,这让花小兰隐隐预料到这次的惩罚,不会像上次一样简单。黑暗密室中,壁烛照亮一方小天地。黑狐王居高临下,透过烛光将花小兰的容貌尽收眼底。他在她露出的纤细腰肢上微微顿了会儿,最后又将目光放在她的奇异发式上。
  黑狐王上前几步,以半蹲的姿势与花小兰平视。花小兰眼神警戒地将身体后挪了一点,但仍避不开黑狐王伸出的手。
  花小兰想:他要干什么?他想杀了我吗?
  那只手伸向花小兰的眼睛,她下意识闭上眼。指尖与花小兰的眉心相差不过几毫米,停了下来。而后转向花小兰的头发,顷刻间,花小兰感到发上一松,束起的两股长发因花绳脱落而尽数散开。花小兰紧随其后猛的睁开双眼,黑狐王眼中神色一沉,手上动作更是不容反抗,扣住花小兰的后脑。
  花小兰猛地缩小的瞳孔被黑狐王看在眼里,就连身体也试图开始反抗,但与黑狐王比起实在过于渺小,几乎不施多少力气便被制服。何况黑狐王手上掌握着秘术,轻而易举便能让她的身体动弹不得。花小兰现在是连眼睛也无法眨动,眼睁睁看着黑狐王的眼中出现了像漩涡一样诡异的东西,如同深不见底的黑渊,让花小兰恐惧。但在下一秒,她的眼中,也逐渐变得无神了。
  而黑狐王口中呢喃的咒语还在继续。
  花小兰再次被囚禁,却比之前好上许多。这是个很干净的房间,可以住人,比先前住的黑屋要好太多。手脚没了锁链的约束,甚至连饭菜都没有加料。但花小兰一切都遗忘了。她忘了自己之前被关的经历,过往记忆似乎都笼罩了一层挥散不去的浓雾,试图要去回忆,只会让自己徒增痛苦。花小兰便干脆不去想了。她记得自己与小龙小虎吵了架,也记得黑狐王把她带走。黑狐王对自己很好,什么条件都会满足自己。这让花小兰觉得待在黑狐帮没有什么不好。而且还是他们先弃自己而去。
  她一改从前的青涩打扮,变得更加成熟。
  也不会再使用鞭子这样的武器,而是黑狐王教给她的水魔法。
  她不再是当年那个与正义为舞的小丫头,而是如今黑狐王最不可或缺的左膀右臂。
  面对唐小龙与陈小虎不可置信的表情,花小兰笑的很是疯狂。
  ——不都是怪你们所赐,才有了如今的花小兰吗?
  她记得自己好久好久就已经恢复了记忆。
  她后悔莫及,她已无法挽回,最后只能任由自己深陷泥潭。她把错误归咎在二人的身上,仿佛这样就能减轻自己心中的罪恶感。
  而最令自己无法想象的是,失忆的她,竟然喜欢上了黑狐王。而黑狐王也回应了她的请求。
  那一夜的缠绵便是最好的答案。
  即便黑狐王如今所霸占的躯体是女性,但他仍有许多办法让她欲仙欲死,最后两人喘息的拥在一起,黑狐王在那一夜舍弃了他的面具,花小兰也第一次亲眼目睹了他的真容。
  一个女子。
  花小兰一点也不惊讶。

评论(8)
热度(43)

© 有狗厉害 | Powered by LOFTER